首頁首頁 > 言情耽美 > 純愛耽美 > 山云間
山云間

山云間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405.51 K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9-10-07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八口小鍋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停車場指路 @不是鍋是白白啊
    溫柔寵妻攻(陳云旗) x 羞澀美人受(三三)
    是一個關于愛和成長、人性和社會的樸實故事,酸酸甜甜有笑有淚,溫馨劇情向。
    ·
    最親的外公去世,失散多年的老爹是個酒鬼,相識二十年的好朋友突然表白...生活亂套了,喪得只想遠離
    金剛芭比網友在線支招:上山來支教!
    ·
    上山前的陳云旗:我不是gay我不是gay我真的不是gay
    我是君子,要有所為有所不為
    我要扶貧幫困,我要仗義執言
    我為人師表,要傳道,授業,解惑也
    ·
    上山后的陳云旗:人生真美好
    山里飯好香
    三三真可愛
    我好愛三三
    我要把三三帶回家,傳道,授業,解帶寬衣也

    指南:①超甜x微虐x誘受
    ②算是師生戀
      三三還要求去看一次電影,他知道縣城有一家很小的電影院。陳云旗對他提的各種小要求都盡數應允。
      唐俞韜和李輝過年都要回家,問起陳云旗的打算,他卻說沒想好。他已經好些年沒有回家過年了,不習慣節日里熱絡的氣氛,更不想面對一大家子人對他學習和生活的關切。猶豫了很久最終他決定留在山里過年,除了不想回家,還有些放心不下黃業林和黃小丫,再就是三三想留他在家吃年夜飯,他舍不得拒絕,也舍不得跟三三分開。
      前些天他媽媽來過電話,沒有一開口就質問他什么時候回去,倒先主動提起他上次說的資助貧困學生的事。陳云旗說過了年就可以落實,并把贊助需要的費用明細都說給她聽,媽媽當即表示沒問題,還告訴他自己的很多朋友也愿意參與資助,讓陳云旗盡管從中安排便是。
      陳云旗謝過她后,也主動開口提起過年的事。媽媽聽聞他的決定雖然很不滿,卻也沒再多說什么。陳云旗掛了電話后又給外婆打過去,聽著外婆噓寒問暖的話語內心愧疚不已。他告訴外婆今年還是不能回去過年,叫她多保重身體。外婆在電話那邊連說理解年輕人忙,春節期間交通又擁擠,家遠來回太辛苦,她挺好的,叫陳云旗不要牽掛。
      陳云旗一邊應著,一邊暗下決心,離開山里以后無論如何也要回去看看外婆,或者把她接來與自己一起生活,替外公守著她陪著她。
      未來的日子里,她還在,三三在,陳云旗想想就覺得再也無所畏懼。


    第二十七章 小羊
      天云村最近有喜事,三組的啞巴娶媳婦了。
      新媳婦是從二組嫁過來的,剛滿二十歲的大姑娘。據說姑娘家原本還沒打算嫁女兒,也不知道兩人是什么時候好上的。誰都沒料到平日里憨厚老實的啞巴竟然暗度陳倉,神不知鬼不覺地把生米煮成了熟飯。啞巴爹媽趕緊上門賠罪又提親,嘴上把啞巴罵得豬狗不如,心里卻樂開了花,關起來門來直夸兒子有本事。
      這天下午放學后,陳云旗、唐俞韜和李輝應邀去啞巴家吃飯。他家兩個男人都不會說話,新媳婦又剛有身孕還不穩定,所以沒有大辦喜酒,只是簡單的擺了幾桌飯菜請鄉里鄉親去熱鬧熱鬧。那天老師們都在上課沒去成,今天便是去補份禮。
      去啞巴家的路上正巧遇到啞巴放羊回來,幾人便比比劃劃有說有笑地一起往家走。唐俞韜和李輝欺負啞巴人老實又不會說話,一個勁兒地新婚之事調侃他,陳云旗走在一旁看著啞巴憋紅了臉又拿他們沒辦法的樣子,無奈地想勸那兩人適可而止,卻忽然聽見身后似乎有羊叫聲。
      聲音短促又微弱,他回過頭張望卻什么都沒看見,心里正感到疑惑,李輝突然指著他腳下叫起來:“咦?你腳邊那是什么!?”
      陳云旗一低頭,自己腳邊不知什么時候跟來了一只小羊。
      那小羊一看便知是才出生不久,站都站不穩,正歪歪斜斜地靠著陳云旗的腳踝“咩咩”地叫。
      陳云旗蹲下來摸了摸小羊的頭,望望四周也沒見到母羊的影子,于是伸手把小羊抱了起來。小羊被他一抱似乎有了安全感,溫順地趴在陳云旗臂彎里不再叫了。
      啞巴像是認得這小羊,在一旁“嗯嗯啊啊”地指著它跟唐俞韜比劃,可他說的是什么誰也弄不明白,只大概猜出好像是讓陳云旗不要抱。
      陳云旗心想這小羊怕不是走丟了,扔在這半路怪可憐的,于是對啞巴說:“這羊太小了,放在外面可能會凍死,不如問問是誰家丟的,給人家送回去吧。”
      啞巴也比劃不明白,只好放棄勸說。陳云旗解開外衣扣子把小羊裹在懷里帶去了啞巴家,一進院子,啞巴媽從屋里迎出來,瞧見陳云旗懷里的小羊,十分好奇地問:“陳老師,你這是哪來的小羊娃子啊?”
      陳云旗說:“半路撿的,不知道是不是走丟了,怪可憐的。”
      啞巴又來對她比劃了幾下,她便看明白了。進了屋,她告訴陳云旗這小羊可能是隔壁人家的。今早才聽說他家母羊生了小羊,只是剛生完那母羊就死了。
      初生的小羊如果沒有母親的照顧和哺喂,存活下來的可能性很小。農村有種說法,凡是初生七天內夭折的,人不能立墳,畜不能吃肉,都得扔下山崖去。那家人見母羊沒了,小羊定是過不了,索性就扔在了外面任由它自生自滅,誰知這小羊生命力如此頑強,外面這么冷的天氣竟硬是挺著沒斷氣,一見有路過的人或動物就踉踉蹌蹌跟上去,最終也只有陳云旗為它停下了腳步。
      陳云旗聽了心里有點難受。白色的小羊垂著兩只粉嫩軟綿的長耳朵在懷里蜷成一團,看著也就他巴掌大小。因為剛出生時全身還黏著母羊的體液就被扔在地上,又沒有母羊的舔舐,眼下細軟的白色胎毛已經臟的不像樣子,一撮撮打著卷兒沾滿了泥。
      剛撿到它時它冷得抖成了篩子,陳云旗抱著它坐在火塘邊取暖,小羊暖和過來了,舒服地瞇著眼睛,肚皮一起一伏沒一會兒便睡著了。
      啞巴媳婦肚子還沒顯懷,正在婆婆的指揮下忙著做飯。啞巴媽嫌她手腳慢,一邊抽著煙一邊數落她。新媳婦一臉委屈,啞巴見到不愿意了,急得直對他媽瞪眼睛,氣得老太太不住哀嘆他是有了媳婦便忘了娘。

下載地址

11选5漏洞保本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