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言情耽美 > 古代言情 > 木香記
木香記

木香記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552.73 K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9-10-09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石頭與水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有這樣一種婚姻,一旦走入,自信全無。
    白木香會算賬理事,裴家有的是管事。
    白木香會烹調煎炸,裴家有的是廚子。
    白木香自小讀書識字,裴家需要的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嫡長孫媳。白木香,呃,琴棋書畫樣樣不通。
    白木香掀桌,這日子簡直是多一天也過不下去了!真是寧可回家吃土,也不做豪門婦啊!

    內容標簽: 種田文 女強 勵志人生 小門小戶
    搜索關鍵字:主角:白木香

    作品簡評
    白木香會算賬理事,裴家有的是管事。白木香會烹調煎炸,裴家有的是廚子。白木香會改織機造兵器,嗯,裴家麻爪了……這是一個書香門第、心高氣傲的狀元郎遭遇機靈狡黠娃娃親小戶女的故事。這也是一個門不當戶不對卻又門當戶對的故事。但其實,只要你我智慧相當,便沒有什么配得上配不上。
      裴七叔一想,這倒是成。
      他拱一拱手,“恭敬不如從命。”
      “你便叫我紅梅姐吧。”
      裴七叔嘴唇囁嚅一下,有些不好意思,沒叫出口。陽光從小窗而入,映在李紅梅脂粉得宜的臉上,尤其一雙高高的吊梢眉下雙眸透亮,李紅梅豪氣干云的一拍他的肩,“成啦!以后我就有兄弟了,你也不用再穿這么一身烏漆皂黑的了,老氣橫秋,一點兒精氣神都沒有!穿姐給你做的衣裳!走,先跟姐吃飯去!給你做了你上回嘀咕的酸辣湯!里頭放了木耳、金針菜、碎碎的小咸菜末、昨兒個拆出來的雞肉絲,開鍋打個雞蛋花,拌上果子醋、胡椒粉、辣椒油,去嘗嘗是不是你說的那個味兒。”
      裴七叔暢想著酸辣湯那酸爽開胃口的味道,不知不覺就跟著紅梅姐走了。
      春風再起,吹皺一池春水,吹開一樹杏花,


    第67章 價值
      這是一處縣衙后街很常見的北疆民居, 白土坯的院墻建筑,推開門, 院中一株合抱粗的杏樹鋪張開它的虬枝, 一樹杏花在春風中簌簌舞動, 茂盛燦爛如同今日的太陽。
      林主簿登時贊道, “好一樹杏花!”
      看門的婆子將門合攏, 白木香笑, “這是北疆有名的小白杏,特別甜, 你夏天過來,就能嘗到了。”
      “我們烏伊也有許多杏樹, 不過多是野杏,開春的時候, 大人尋來好樹種, 另接了甜杏的枝,試一試,倘能活, 就是百姓們自己吃也好。”
      “你們大人肯定接的是做大杏干的品種,北疆的杏干拿到帝都也賣得上價錢的。”
      “我家大人常說起您, 說與您是半個知己。”林主簿聽到屋里有女工干活說笑的聲音, 將話引入正題,“太太, 就是在這院兒里織布的么。”
      今天林主簿想參觀織坊, 白木香帶他過來看看。正說話間, 小財從里頭跑出來,福一禮說,“姑娘,您來了。”
      “這是董大哥身邊兒的林主簿,過來看看咱們的織坊。”白木香道。
      小財對林主簿施一禮,依舊站回白木香身畔。白木香從挑棉花的屋里給林主簿介紹,棉桃到了先做優、良、中、劣四等挑選,然后送到軋棉籽的屋子,去掉棉籽后,先要將棉花彈熟,再至紡紗、漿紗,織布是最后一步。
      林主簿來月灣前還特意就織布做了了解,原以為并非難事,如今看到白木香的織坊,林主簿竟有大開眼界之感。織機上的姑娘們一絲不茍,聽到有人進來竟是一個眼神都沒有偏移,依舊專心看著自己織機上的布。林主簿對織布的了解還停留在一個婦人在昏暗的屋子里咔嗒咔嗒的操作著吱吱呀呀的老式織機,用米黃微白的紗線織出一段又一段土布的印象。
      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鮮明的色彩,石青、雪白、湖藍、玉青、赫紅、大紅、桃紅、胭脂紅,還有兩色相間的精美布料。
      不是綢緞,就是純粹的棉布。
      縱然在烏伊見過自家縣尊身上的細棉布裁的衣裳,到月灣后,也見到裴縣尊、裴太太亦是用這等精良棉布裁衣,但從織機上,還是第一次,這種細致精美在室內自然光線中泛著一絲雅光的棉布呈現在林主簿面前。林主簿幾不能置信,他忍不住上前輕輕的用掌心摸了摸,面料的柔軟透過掌心的肌膚傳給大腦,林主簿不禁道,“真是好料子。”
      白木香矜持一笑,小財腆了腆肚子,收著下巴,努力不表現出驕傲來。
      白木香請林主簿出去說話,林主簿這話就沒個完了,“倘非親眼所見,我真不相信世間竟有這樣好的棉布。我服了,我真是服了。”說著朝白木香拱手,“我在老家也見過姐妹母親織布,不瞞您,再沒見過您這里這樣好的布。”
      “過獎了。”白木香道,“布和布也不一樣,剛剛你見的是最上等的木香布,這里還有普通的月灣布。”白木香請林主簿去了另一間織機的屋子。
      果然這里的布打眼一瞧就差了一等,不說旁的,那種雅致光澤就暗淡許多,但這樣的布拿出去,也是市面兒上的上等棉布了。
      林主簿想了想,問了個很內行的問題,“我看旁的棉布,多是織出棉坯布再進行染色,您這里的料子,倒有一半是槳染紗線后直接上織機織出顏色來的。”

下載地址

11选5漏洞保本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