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言情耽美 > 古代言情 > 女相重生之毒女歸來
女相重生之毒女歸來

女相重生之毒女歸來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1.77 M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7-09-15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葉染衣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番外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強勢虐渣+宅斗+權謀+萌寶+女強+男腹黑,一對一治愈系絕寵文】
      重生之前,夏慕是西秦的傳奇左相,也是西秦有史以來的第一位女相,身攬大權,傲立朝堂。
      翻手反排命格,覆手復立乾坤。她用三年的時間把一個所有人都不看好的多病四皇子顧乾送上太子之位,舉世皆驚。
      受封當日,顧乾卻當著所有人的面向皇帝求娶右相府上繼室所出的三小姐景宛白。
      苦等顧乾多年未嫁的夏慕在眾目睽睽之下成了笑話。
      隨后,顧乾聯手右相拿出了左相圖謀不軌的種種言正據,將夏慕徹底打入地獄。
      聰明腹黑的她最終落得個全家被抄,身首異處的下場。
      一朝借尸還魂,夏慕重生成為右相府未婚生子的嫡出大小姐景瑟——原身因為身子不好自小被右相送去忘憂谷調養,回府途中被繼母算計與人有染懷了身孕,右相大怒之下又將她送去外邊莊子上自生自滅。
      夏慕醒過來的時候,看著眼前這個明明輪廓精致流暢,卻因為長期營養不良而面曂肌肉的五歲兒子,發誓定要替他討回一切!
      *
      重活一世,景瑟這輩子最大的愿望是虐渣、復仇、賺錢養兒子,卻無意中撿了個謫仙似的“癡傻”徒弟,整天跟在她屁股后面叫師父。
      世人都說景瑟走了狗屎運,竟然撿到這么個家世顯赫的大靠山,從此衣食無憂,富貴不愁。
      “呸!”景瑟憤恨咬著牙。
      天下人都只知道此謫仙貌美外加腦子有些不好使,卻不知某人在曉得他便是孩子生父之后突然不傻了,翻身而起要做主人,腹黑霸道得如同一頭喂不飽的餓狼。
      挑著景瑟的下巴,他笑得溫潤和煦而情欲漸濃,“乖,一日為師,終身為婦。”
      【精彩片段一】
      白雪飄飛的冬日刑場,景瑟依偎在某謫仙懷中,鳳眸微瞇,看向刑臺上奄奄一息的男子,紅唇綻放如花:“太子殿下,可曾記得當年權傾朝野,腹黑無雙,算無遺策,助你一步步入主東宮,最后卻被你狼心狗肺親手送上曂泉的女相夏慕?皇天不負,我借尸還魂,重活一世,踩著你的脊梁骨步步往上攀爬,終于大仇得報,怎么樣?這雙臂被斬,雙眼被油炸,雙膝被挖的滋味與你當日親眼看著夏慕被斬的感覺相比,是不是更爽?”
      【精彩片段二】
      景瑟被某謫仙成功拐進府以后。
      某天,婆母來找她:“阿瑟,京中眾位世家公子都在外面等著鏡之去賽馬呢,你去催一下。”
      景瑟頹然道:“已經催過了。”
      婆母問:“如何?”
      景瑟正色道:“他說了,賽馬什么的太過幼稚,不符合他的高冷形象,不去。”
      婆母追問:“那他在做什么?”
      景瑟一本正經:“在陪小寶玩泥巴。”
     老夫人一陣愕然,“都這么晚了,梵世子怎么會過來?”

      景宇桓站起身道:“我先出去接待一下。”

      老夫人點頭,“你且去,順道看一看阿瑟可曾回來了。”

      景宇桓很快就來到外院前廳。

      梵沉已經在里頭坐了。

      景宇桓進去后,拱手一禮,“梵世子。”

      梵沉客氣地笑笑,“數日不見,右相大人別來無恙。”

      景宇桓沒從梵沉面上看出些什么,走到一旁坐下,“深夜到訪,不知梵世子有何要事?”

      這一路上沒看見景瑟,景宇桓其實有些擔心是否景瑟闖了什么禍惹得梵世子親自找上門來興師問罪了,因此說這些話的時候,景宇桓是有些心虛的,畢竟景宛白須得守孝三年不能出嫁,右相府如今最有婚姻價值的人是景瑟,若是連她這邊也出了意外,景宇桓實在難以想象右相府的將來會變成什么樣。

      “楚王府明日一早會過來下聘。”十分篤定的語氣,梵沉并沒有同景宇桓商榷,只是隨意知會一聲。

      景宇桓聽罷后整個人都呆住了。

      “怎么,右相還有旁的想法?”梵沉問。

      “我只是覺得這件事過分倉促了。”景宇桓皺眉道:“畢竟事先我們這邊全然不知情。”

      “本世子今夜就是特意前來通知右相你的。”梵沉道。

      “不敢勞梵世子尊駕。”景宇桓惶恐不已,他連連拱手,心中卻忐忑。

      太子出征前曾囑咐過在他大勝歸來之前,不能讓景瑟嫁入楚王府,而現在梵世子卻告訴他楚王府明早就會過來下聘,這是變相在說明天就會商定兩府婚期。

      景宇桓急得后背直冒汗,這件事若是讓太子曉得了,太子必定大怒。

      “梵世子。”景宇桓用商榷的口吻道:“我夫人畢竟剛剛被問斬,府上現今還沒個穩定,如今就讓阿瑟談婚論嫁,怕是有些不妥。”

      梵沉冷笑一聲,“景大夫人被問斬,難道不是她咎由自取?與景大小姐談婚論嫁有何關系?”

      景宇桓一噎。

      梵沉又道:“依本世子看來,這右相府中晦氣頗多,近日操辦婚事還可沖沖喜。”

      “近日”二字讓景宇桓豎起了眉毛。

      梵沉所說的話,他一個字都沒法反駁回去,可他又不能對太子背信棄義。

      左思右想之下,景宇桓點頭道:“既然世子爺已經決定了,那我一會兒就吩咐人準備。”

      大不了明天商定婚期時,他盡可能把日子往后拖一拖,再想辦法傳信去漠北讓太子曉得這件事,興許在景瑟大婚之前,太子就能凱旋而歸立下奇功。

      梵沉滿意地點點頭,沒待多久就離開了。

      景宇桓再次來到千禧堂時,景瑟已經在里頭坐下了。

      老夫人陰沉了一晚上的臉色終于緩和下來。

      景宇桓見老夫人面露喜色,不禁疑惑,“老夫人因何這般開心?”

      老夫人道:“我方才問過了,阿瑟今日都在楚王府,且已經讓梵世子徹底恢復。”

      景宇桓驚訝地看向景瑟,“梵世子完全恢復了?”

      景瑟點點頭,心中腹誹,梵沉這個黑心的其實并不是失憶,他只是從前沒找到合適的機會告訴她他是重生回來的,所以假裝失憶而已。

      景宇桓眉頭皺得更深,正常時候的梵沉手段如何,他是很清楚的,梵沉提出要大婚,那就一定會做好萬全的準備。

      這件事想來有些棘手了,必須盡快告訴太子才行。

      老夫人笑著看下來,“這么晚了,你怎么還往內院來?”

      景宇桓回過神,道:“方才在前廳,梵世子親口說明早會過來下聘。”

      老夫人目瞪口呆,“此話當真?”

      “兒子怎敢說謊?”景宇桓無奈道:“您要不信,大可問問阿瑟,她今日都在楚王府,想必是最清楚這件事的。”

      老夫人目光轉向景瑟。

      景瑟坦然道:“梵世子的確有跟我提起過,但我沒想到他會這么急促。”

      老夫人想了又想,最終一錘定音,“既然楚王府先提出下聘了,咱們也不能閑著,該有的禮數還是得到,一會兒吩咐下去讓下人們連夜準備。”

      老夫人雖然也擔憂景瑟有過孩子的問題,可現如今放眼整個右相府后宅,唯有景瑟的婚姻是最好最能振興景氏一族的,她絕對不能就此放過。

      至于景瑟那邊,景老夫人的想法其實與晉國公夫人的想法相撞了,她也打算私底下遣人去找有經驗的醫婆,打算用計瞞過新婚夜。

      景宇桓沒料到老夫人會是這種反應,事已至此,他也沒什么好反駁的,只好告了退,很快就吩咐下去讓人準備。

      景宇桓走后,柳氏等人也退下去了,千禧堂內便只剩下老夫人,景瑟和謝嬤嬤三人。

      謝嬤嬤是老夫人的陪房,自小看著她長大的,也是老夫人最信得過之人,因此便也沒避著她,直接開口說話。

      “阿瑟,那件事你不用擔心,祖母馬上就讓人私底下給你找經驗豐富的醫婆,一定讓你穩穩瞞過新婚夜。”

      謝嬤嬤聽罷,出言道:“老夫人,老奴家鄉倒是有個經驗十分豐富的婆子,聽聞她從前就給人瞞過這種事,是否需要老奴去找找?”

      老夫人目光一亮,“既是從前就有過這方面的經驗,那就再好不過了,只要她能把這事兒給辦成功了,我少不得有重賞。”

      謝嬤嬤喜道:“那老奴就先謝過老夫人了。”

      “嗯。”老夫人吩咐,“我準你幾日假,明天一早你就啟程,越快越好。”

      景瑟在一旁聽得很是無語。

      上次她去國公府,外祖母也這般說,打算給她找醫婆隱瞞,如今祖母也這樣打算,若是讓她們曉得梵沉今日就讓她洞房的真相,怕是會氣得吐血。

      但是這種事,景瑟絕無可能往外說,當下對著景老夫人,她只能做出面色羞赧的樣子來,愧疚道:“那就勞煩祖母了。”

      老夫人長長嘆道:“你是個絕頂聰明的孩子,縱然年輕時候犯了錯,但我這個做祖母的也并非狠心絕情之人就揪著你的錯處不放,能幫你的,我定然不會袖手旁觀,阿瑟,你這么些時日同梵世子相處下來,可有了些感情?”

      景瑟故作遮遮掩掩,不好言說。

      老夫人一看就明白了,眉開眼笑道:“好好好,只要他對你有些感情,只要咱們瞞過新婚夜,那就一切都好辦了。”

      景瑟附和地點點頭,又聽老夫人交代了一番,直聽得昏昏欲睡之時才得以回到暮云居。

      晴兒和苗兒都聽瓔珞說了楚王府明早來下聘的事,早就高興得不得了,一見景瑟進來,趕緊過去捏肩捶背,吉祥話不斷。

      景瑟疲乏得緊,渾身沒力氣,無力地擺擺手,“夜深了,你們都退下,我困得很,先歇了。”

      瓔珞幾人對看一眼,齊齊笑著告退。

      待三人走后,景瑟關上門走到里間換了睡袍就躺上床,原先還覺得疲憊不堪,如今燈火全熄滅之后才發現怎么都睡不著了,一閉上眼,腦海里就全是他白日里不知饜足的種種畫面,不由得心神一蕩。

下載地址

11选5漏洞保本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