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言情耽美 > 古代言情 > 娘親說,做人不能太作(重生)
娘親說,做人不能太作(重生)

娘親說,做人不能太作(重生)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292.55 K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7-09-15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冰糖葫蘆寶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許可婧直到自己快死了才知道原來自己是被自己作死的
    重生后才知道原來大家都不作就自己作
    重活一世的許府二小姐打算這輩子好好跟大家學做人。
    畢竟,這要是把夫君作沒了多可惜。
      廖弈長篇大論絮絮叨叨的一番話,在梁介聽來只有一個感想。

      “無事。她既是我娘子,那我自是會護著她的。”

      “...行,您高興就好。”

      他這是對牛彈琴還是被懟了?敢情他這都是白說了,他孤家寡人的可不好受。

      不行,不行,這人還未成親呢便已這般,這若是成親了,他以后得少來這是非之地了!

      “想必你心有所屬,對方還是許二小姐一事,不久便能傳遍皇宮上下,京城內外了。可憐的許二小姐啊,小小年紀的便要受那么多的煩擾。”

      廖弈說的不是空穴來風、隨口感慨。而是確有其可能,大皇子要成親了,還是大皇子自個兒提的,還是大皇子自個兒心儀的,還是個小家次女。這一個一個列出來,可都不得了。

      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廖弈這一說,倒是提醒了梁介。

      “既然如此,那便早些娶回來罷。”


      第34章 圣旨

      “你這話可是當真?!”

      “這種事如何胡言。”

      廖弈站起身,難以置信道:“我若是沒記錯,許二小姐怕是還小吧?”

      梁介淡然道:“倒也不算很小,母妃便是這個時候進的宮。”

      廖弈嘴角一扯:“可,這…你這會不會太快了些…這個年紀好像若是生育,也會很難。”

      廖弈話說的委婉,可梁介是聽得懂的。啞然失笑道:“我有說現在就要孩子嗎?”

      “啊?這…你年紀可是不小了。你這年紀若是放在他人身上,怕是孩子都能跑了。再說了,便是你不急,皇貴妃也定會催你的。”

      梁介欣然道“這有何,我能成親已屬不易,一時半會兒母妃是不會著急的。”

      廖弈撇撇嘴:“話是這么說,可年紀還沒三公主大。你這哪兒是娶媳婦,跟帶妹子差不多了。”

      梁介笑道:“養妹妹便養妹妹吧,養大了就好了。”

      “...行,你高興,你喜歡就好!”

      梁介笑而不語,廖弈的脾性他再了解不過了。其實廖弈說這么多,無非是心憂他罷了。

      作為皇子,雖身有殘缺可終歸是皇室血脈。娶一家世并不顯赫的次女已然非常事,更何況還是讓其為正妃。

      外人將如何議論紛紛,如何刁難職責如今也不知,可今后這無論是嫁的人,還是娶的人定是不可避免的。

      廖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問道:“對了!忘了問了。今兒見到你小娘子覺著如何?”

      “什么如何?”

      “就是你感覺如何啊!你看,你對這許二小姐也沒得什么感情。這兩個人成婚,日后在一起相處的日子,你該怎么辦?”

      見梁介不作回應,廖弈輕嘆口氣,暗道,他就說了,得去看看。這許二小姐沒得名頭的,他也不了解。老梁決定的太冒然了,這人生大事豈能如此敷衍。

      “你看看,你看看。我說甚了,你太草率了。縱是當初你挑她是因為合適,可這人選如此之多,你也不知挑一個跟你合得來一點的。”

      廖弈說得起了勁,也不管梁介的反應,自顧自的接著道:“不過你也別太失落了,這感情嘛,是處出來的不是?你們倆便是成了親,今后日子還長著呢,日久生情嘛,時間長了說不定你就覺著她的好了。”

      “慢著,你到底在說些什么?”梁介越聽著越覺著不對,抬手打斷廖弈。

      廖弈回道:“我在安慰你啊!聽不出來嗎?”

      梁介哭笑不得:“我為何需要你的安慰?我并未對二小姐有何不滿。”

      “那你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作甚,浪費本公子的口舌。”廖弈難掩嫌棄之意,他還以為難得的能挖苦一下這人。

      梁介不緊不慢道:“我只是在想別的事罷了,今日前去許府倒是發覺些有意思的事。這許大人不是個簡單的人物,若是今后得用,不失為一枚好棋。”

      廖弈倒是未曾想到梁介對許瀚修評價如此之高,的確是來了些興趣。

      “怎么說?”

      “胸藏文墨虛若骨,腹有詩書氣自華。”

      廖弈點點頭,似笑非笑道:“既然做爹的如此,那想必女兒定是不會差到哪兒去吧!”

      梁介垂眸不語,腦中閃過白日在許府之中許二小姐所言。

      低眉淺笑道:“的確不差,想必今后定能好好相處。若是她不嫌我,我也是愿意的。”

      撩開袍子起身,喚了在門口候了許久的小景子進來。

      “替廖公子束好后,安排馬車送客。”

      廖弈一聽忙不迭道:“等等!等等!你這是要趕我走啊!”

      梁介曼聲道:“該去求道旨意了,不如新年成婚好了。嗯...是個好時候。”

      廖弈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梁介自言自語,語氣還頗為歡快愉悅。邊說著邊走喚了小安子相跟著的出了門,那方向正是主殿。

      “天吶...過河拆橋的人啊...”

      ***

      “爹,娘,奶奶。”

      “來了?坐吧。”祝氏柔聲道。

      許瑋月和許可婧福了福身子,尋了地兒坐了下來。

      祝氏笑著對許可婧道:“明明就尋了你姐姐來,怎得你也跟著了?”

      許可婧近日都同許瑋月在一塊兒,簡直晝夜場地皆不分。一天到晚的,就粘著許瑋月。

下載地址

11选5漏洞保本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