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靈異懸疑 > 懸疑偵探 > 羅尼(出書版)
羅尼(出書版)

羅尼(出書版)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177.77 K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7-09-15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英]安德魯·麥克爾·赫爾利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羅尼注定是個殘酷之處。
    這么多世紀以來,無數人妄圖馴服羅尼,卻將生命永遠地留在了那里。
    兄弟二人,一個是啞巴,另一個是他一生的保護者。
    年復一年,他們家總要去參拜同一處圣地,一個在荒涼的海岸線上,叫做羅尼的地方,渺茫卻依然想要抓住,最后一絲治愈他的希望。
    在漫長的等待中,男孩們被單獨留在了那里。他們無從抵抗漫過堤壩的奸詐潮汐,這棟老房子,他們看到了盡頭。
    ……
    許多年過去了,漢尼長大成人,而且,也不再需要他兄弟的照顧了。
    然而,孩子的尸體被發現了。
    羅尼總是在最終放棄它的秘密。
      邦絲小姐沖外面的黑暗一揮手,又哭了起來。

      “大衛呢?”貝爾德博斯先生走到打開的門邊說。

      “不知道。”她說,“我只顧著跑了。我想他在我后面吧。”

      “你是不是迷路了,親愛的?”貝爾德博斯太太說。

      “不是。”

      “那是和大衛吵架了?”

      “沒有,沒有。”邦絲小姐厲聲道,“根本不是那樣。”

      “那他到底去什么地方了?”

      “我告訴過你了,我不知道。”

      “我肯定他就在附近。”伯納德神父打了個手勢,示意我和父親穿上外套,“我們出去找找看。”

      我們離開亂糟糟的房子,從小路穿過大門來到田野,那里還有一條小徑橫穿草地,直通樹林。蒙羅向前沖去,我們往前走了一段,伯納德神父吹口哨招呼它回來,我們聽到它從黑暗中跑出來,出現在我們右邊的一堆石頭上,跑得呼哧呼哧的,舌頭垂在牙齒外面,吐出一團團小小的白氣。

      “好小子,蒙羅。”伯納德神父揉著它的耳朵說。

      我們停了一會兒,伯納德神父大喊大衛的名字。

      無人回應。只有大風呼嘯著吹過樹林,一只烏鶇在黑暗中叫著。

      我們又往前走了一會兒,在林木線停下,拿手電筒到處照,有幾次照到動物的眼睛,嚇得它們立馬就跑開了。伯納德神父又喊大衛的名字,蒙羅則躥進了黑暗中。等到我們終于追上它,只見它正圍著大衛嗅來嗅去,他聽到伯納德神父的叫喊,過來找我們。

      “大衛?”伯納德神父說,“你還好嗎?瓊現在的狀態很不好。”

      “那兒,那兒。”他說,“就在那邊的樹林里。”

      “你說什么?”伯納德神父問。

      “有個人上吊了。”

      “耶穌呀。”父親說,隨即便意識到這句話不妥,向伯納德神父道歉。

      “帶我們去看看。”伯納德神父說。

      “對不起,神父。”大衛說,“蒙羅剛才掙脫了狗鏈,我們還沒來得及拉住它,它就跑了。它顯然是聞到味了。”

      “帶我們去看看,大衛。”伯納德神父說。

      但大衛搖搖頭。

      “我不想去。”他說。

      “那好吧。”伯納德神父說,“你回去吧,去安慰安慰瓊。”

      “是不是應該報警?”他問。

      “你報不了警,這里沒電話。”父親說。

      他看起來很苦惱。

      “聽著,”伯納德神父說,“我先去看看怎么回事,如果需要找警察,我就開車去小海格比,可以嗎?酒吧里有投幣電話。”

      大衛點點頭,接過父親給他的手電筒,穿過田野向莫林斯走去。

      伯納德神父看著他走開,轉身望向樹林。“那就走吧。”他輕聲說,“通托,待會兒我要是讓你閉眼,你就閉眼,明白嗎?”

      “明白,神父。”

      樹林里黑得伸手不見五指。即便有手電筒,我們時不時還是會被樹根和荊棘絆倒。父親滑了一跤,摔進了滿是樹葉和爛泥的惡臭泥沼中。我們扶他出來,繼續往前走,用一只手電筒照著地面,用另一只照樹木,樹枝被風刮得左搖右擺,發出的聲音就跟下雨一樣。有些樹被暴風雨刮倒了,看起來就像恐龍的脊柱,在地上都腐爛了,也有的重重斜靠在還活著的樹上。有的樹雖然倒了,但還沒死,依舊在吸收陽光,在地面上像條大蛇一樣生長。

      根本沒有容易穿行的路。每轉過一個彎,我們都會被樹杈勾住,把樹杈撥開后,不是把身上弄出一道口子,就是把衣服刮破。

      黑暗之中,樹林看起來無邊無際,每一種聲音都傳得很遠,有我們的靴子踩折落在樹木之間的樹杈發出的聲音,還有什么東西飛快地穿過樹林深處的灌木叢弄出的動靜。

      “是鹿。”伯納德神父在我們停下來時說。

      “但愿如此。”父親說。

      那種猛烈的擺動聲又響了起來,驚得一只林鴿跌跌撞撞地從我們旁邊的樹木之間飛過。

      “不會錯的。”伯納德神父說,“它們有時候很吵。”

      “它們不怕蒙羅嗎?”父親說。

      “不怕。”伯納德神父說。

      “我還以為鹿是不能和狗友好相處的。”

      “那個笨家伙還沒靠近,鹿就跑了。”伯納德神父答。

      “對了,蒙羅跑哪兒去了?”父親說著用手電筒來回照樹林。

      蒙羅的吠叫聲在樹林里回蕩,卻看不出它在什么地方。伯納德神父吹口哨叫它回來,只聽一陣嘈雜的沙沙聲,蒙羅又叫了起來,聽來近了很多,就在我們左邊。它可以從樹枝底下鉆過去,穿過歐洲蕨,可對我們而言,那里充滿障礙,我們只好繞過樹枝和荊棘。后來,父親終于看到一道溝,那里的灌木都被大衛和邦絲小姐在追蒙羅時踏平了。

      然而,從這里走過的并不只有他們。灌木叢里有啤酒罐,熄滅的火的潮濕味道彌漫在空氣中,還有股令人作嘔的熟肉味。

下載地址

11选5漏洞保本玩法